SCISSCIA&HCI,哀、哀、哀!*

(論文索引  成學術緊箍咒)

 
 

 

吳珮瑛

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專任教授

2006/11/21刊載蘋果日報「蘋果論壇」

 

 
 

       

    什麼是SCISSCIA&HCI?一般人可能認為與其無關,但這已成為身在台灣學術圈的師(博士)生們,一種揮之不去的夢魘與魔咒。

    不知曾幾何時,身為學術龍頭的台灣大學及國科會,對於學者的聘任、升等、考核、計畫的核准,就以當事人出版在科學引文索引(Science Citation IndexSCI)、社會科學引文索引(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SSCI)、及藝術與人文引文索引(Art and Humanity Citation IndexA&HCI)為依據,龍頭學校的此一措施,讓各校及附屬於政府相關行政部門的研究單位,在輸人不輸陣的呼喊下,也起而效之,論文只要出版在這些索引上,「中獎」機會就越大,管它是阿貓阿狗刊物。

想必當初制定以論文出版在這些索引上的頭人們應當知道,這三種索引是美國湯普森科學公司(Thomson Scientific Corporate),為了讓研究社群得以方便找尋、傳遞有關專利、科學(自然)及技術進展的一種資料庫,然而搬到台灣之後,我們卻將這種以商用為主的搜尋資料庫,視為圭臬、供奉如神明、審視如經書。

    2005年的記錄來看,SCI所收錄的期刊有14,078種之多,SSCI則有1,944種,A&HCI則只有1,152種,由此顯見,資料庫所收錄的刊物是以自然科學為主,特別是醫學與理學,因為自然科學的共通性較高,至少美國台灣的太陽月亮一樣大,人從頭頂到腳底可能罹患的疾病也大同小異,因此可以互相參閱之處就較多。然而,社會科學領域,疆界性是很高的,每一個國家與社會有其面對的困境與特殊需要解決的問題,因此,當我們費力完成台灣Shen-Kung某一環境污染問題後,進而也仿效常在這些索引上,看到探討美國愛達荷州某農場的農場經營議題般,將Shen-Kung(彰化伸港)投至這些索引上的刊物時,這些I級刊物的編輯是不會有興趣的。

此外,我們將這些索引說成是國際性,其實也過於誇大,收錄在這些索引上之刊物要件之一,是要以英文撰寫,對於不太削以英文撰寫論文的歐洲人士,必然也少以英文撰寫自己國家的社會相關議題,於是,要透過這些索引中的論文得知歐洲甚至是亞、非、中南美洲國家社會議題的機會是相對少的,因此,這些索引基本上是北美洲國家、最多是英語系國家的資料庫。

此種制度的設計,影響個人的升遷、升等、聘任尚屬事小,此種制度其實已一點一滴讓台灣的研究人員導向短線操作,也迫使台灣社會科學領域學者的研究越來越明顯的傾向實驗室化。而這樣的現象也反映在自然科學界中某些領域,沒有人要花費數年進行育種、分類,因為這些都是無法在短期就可以累積I級文章的苦工。

這種制度影響所及更令人擔憂的是,政府一些部會所屬的研究單位,也是以發表多少I級文章為考核標準。我曾參與某部會的四年中期計畫審查,計畫書寫得簡直不堪入目,建議該單位要大幅修改,然主管之一卻傲慢的說,他們每年的「研究業績」是要寫三篇SCI論文,而這些成果是否為該單位政策推動的基礎研究,卻是無人聞問的,SCI可以是試管裡的實驗成果,卻不是在我們的大地上所得到的實際結果,而後台灣相關政策所須要的基本資訊竟要業務推動單位自求多福!此批計畫在四年中政府要花上數百億元,學者專家的研究怎會與一般人無關?

在經濟界的人都知道,如果有一篇文章登在『美國經濟回顧』(American Economic ReviewAER),在美國大概可以躺著睡三、五年,但AER2005年都不在這三種索引上(希望有寫的人不要撞牆),這恐怕表示AER的編輯群們認為還要做申請的工作,純然是多此一舉。

學術隔行如隔山,為了管理方便,學者們無法、不願、不削、無心體察彼此研究的貢獻與重要性,但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的數數,就便宜行事成了大家共同的語言。

   


 

* 這是原本我所取的題目,而報社則改成括號內的題目。

 
     
 

BACK